川又千秋

今日份颓废

每日一颓 (1/1)

    我常常觉得自己有趣,常常觉得我的有趣别人不能理解到万分之一,觉得自己深邃不见底。我常常认为我隽语如珠,想象自己是名人一定会受万人追捧,但冷静下来想,我之所以有看似不公平的困窘,不正是因为我缺少成为名人硕师的能力么,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文不能测字,武不能防身,既没有一鸣惊人的运气,也没有如日中天的能力,更别谈什么树碑立传,万古流芳了。别人在各自领域风生水起时,我只是一个庸碌的看客,仗着一些小聪明和小机灵沾沾自得,自矜功伐。世界上各行各业那么多名声斐然或受万民追捧的人,的确有几个是本身平庸而时势造就的,可更多的却是的的确确的握住抱玉之人,更何况山野里还有无数圣贤与精英沉默地前进,与之对比,我反而显得汲汲营营。对力量一无所知,对知识一窍不通,全靠口舌之能引人注意,我这种人竟还苟活于世。

    中岛敦在《山月记》里说:“因为害怕自己并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又因为有几分相信自己是明珠,而不能与瓦砾碌碌为伍,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结果在内心不断地用愤懑和羞怒饲育着自己懦弱的自尊心。世上每个人都是驯兽师,而那匹猛兽,就是每人各自的性情。对我而言,猛兽就是这自大的羞耻心了。”拿来形容此刻的我大概再恰切不过了吧。

评论
热度(2)

© 川又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