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又千秋

知乎回答:“如何评价吴青峰为TFBOYS所作的新歌《小精灵》?”

利益相关:一个经常在微博首页刷到tf,但是对他们不喜欢也不讨厌的苏打绿粉丝。

我觉着这个市场,这些注意、评价、喜欢、讨厌他们的人,以及他们的公司,对这仨小孩儿不好。这仨孩子够不错了,但还没好到经得起社会的消磨,能力也不差,但还没到天赋异禀雷打不动的地步。
他们这个年纪,本来是最好的年纪,本来该是把政史地理化生那些结论式知识拼命往脑袋里塞的年纪,是看见什么新奇玩意儿就去学厌了就放弃的年纪,是最敢爱敢恨敢闹腾的年纪,是记忆力最好最明亮尖锐的年纪,想吃嘛就吃,想干嘛就试,想爱谁就头破血流翻天覆地去爱,想恨谁就明目张胆咬牙切齿去恨。青春,就该可劲儿看自己想看的书,打自己喜欢的游戏,看自己爱看的比赛,找和自己性味相投的朋友,就该创造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然后年纪大了有无数的故事和谈资,就算你人生平顺,也有深夜哭过后语人生的资本和姿态,对喜欢的音乐、书籍等能大谈特谈倚马千言。
没有这些,他们怎么在该侃侃而谈的场合隽语如珠,怎么能有深刻的观点,怎么积累气质,成为一个不无聊的人。来不及夯实,来不及感受,走太快了
我不是说青春就是闯祸,而是说青春要有闯祸的潜力和锋锐,要有能积累些什么的机会和空间。可惜这仨孩子已经被聚光灯剥夺了痛饮青春的权利和能力。
我听他们唱这首歌,然后回忆青峰怎么唱歌,就觉得怎么说,不够带劲。有些特别招人喜欢的歌手,就算唱功不够登峰造极,但够带劲,让人爱听。比如罗大佑、李宗盛、陈信宏,甚至近年来的赵雷。或者凤凰传奇,就算他们不够高雅,但他们唱歌也带着他们歌曲风格里该有的“劲头”。我觉着这仨小孩为啥唱歌不够带劲啊,这是不论如何成熟老到到唱功都无法弥补的,更逞论现在这仨孩子现场的功力还远远不够。
我想这仨现在恐怕缺少写出吴青峰水平歌词的功力,也难得到吴青峰的灵气。

打这些字儿的时候旁边正放着花儿的《寂寞啊寂寞》,张伟十四岁能写出《静止》,现在他三十好几,依然又有趣又朋,有鲜明复杂的个性,他把青春带给他的东西团吧团吧放在身上,这是时光带不走的奇妙特质。
但看tf这仨小孩儿,我一特好的朋友跟我说她看《王牌对王牌》的时候觉得除了不太说话那孩子,剩下那俩已经有点油了。我说是呀,就不太爱说话那小孩儿身上还带点儿北京爷们劲劲儿的感觉。
这样的年纪,居然要圆滑老成,不能狡黠,不能叛逆,不能尖锐,不能放纵,要承担无数莫名其妙的谩骂和侮辱,要替一些脑子有问题的粉丝背锅,睡不好觉,不能可劲吃,压力还大。

我几天前看加菲谈自己对《血战钢锯岭》中自己饰演的角色的理解,地址如下。
【中字】161210 SAG-AFTRA Conversations with HACKSAW RIDGE 加菲CUT
当时我就想,我喜欢听演员谈这个,并感叹他怎么能想到那些词,说出这么恰切又独到的话。“你对这个角色的定位和理解是什么?”这类常规问题有些明星会敷衍会略过,有些明星浅薄的能力不足以交出贴切的答卷,但像加菲这类演员不同,他们深刻、深情、一丝不苟、认认真真。 我始终坚持“专业能力重要性远大于个人魅力”,给人以身临其境的共情体验,给电影艺术以长久生命,这才是好演员的立身之本、职责所在啊。
而tf走得 太不扎实了,形成不了 鲜明的个性,也打磨不出 完善的技能
拿杨幂小姐姐来说,总有人说她演技不好,我觉得她演技还说得过去,但的确没达到很高的境界,也担不起一句“演技极好”的夸赞,这原因其实挺明显的,杨幂这几年太忙,接的角色也没有几个出彩的、可以磨练演技的角色,演技没太大进步也很正常。放在tf身上同理,仨孩子其实没有表现出,简直就是在过“练习生+大火演员+大火综艺咖+大火歌星+在读学生”的日子。 多管齐下,没一个能管好。
这仨孩子,没有专注锻炼说话演戏唱歌跳舞任何一门技巧(这个常年练舞的易烊千玺可能好点),没有专注汲取知识或用杂文小说之类的填充头脑,没有专注谈恋爱或者岔架。没有专注,别说和花儿、五月天的少年时代比,连跟同样“以年轻见长”的王嘉尔、鹿晗、白敬亭、吴磊、刘昊然、张一山等等相比,都差了不少 个性和颜色,或者说是标签和记忆点。但你让我想这仨小孩儿,除了年纪小长得好,我想不出什么别的词儿来形容。等有一天少年老去,这三个缺少大器晚成的基础和天分的少年难道会变成平庸的中年人?
最近看王尔德的《道林格雷的画像》,书里说,
不要虚掷你的黄金岁月,去听冗长乏味的说教,试图弥补无望的失败,活把你的生命献给无知、庸常和低俗。这些是我们这个时代病态的目标,虚伪的理想。

我以前特别好奇,有些人到底为什么火,不谈人品,有些在我看来无趣的专业技能不强的长得也未必多好看的人粉丝特别多。粉丝也厉害,稍微好一点儿的地方能吹成惊天动地举世无双的,还到哪都能看到,其实挺招人烦的。
后来我琢磨着,一个人,既不能深入了解偶像,也不能直接与偶像产生激素共鸣,却能要死要活的恶心人。木心说过,无知到爱不算爱。一些盲目而可怕的人会生发出盲目而可怕的喜欢,我觉着那都不是追星,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臆想,过分无知所以过分投入,做梦而已。

这仨孩子要能在这种乱七八糟的环境下活的贼带劲,那是他们通天彻地的本事,但我恐怕一般人恐怕难逃因大众目光聚焦而生的泥沼。
我想与众不同大概是树碑立传的基础。都说伤仲永,伤仲永,可这些花儿还没来得及急风骤雨地、惊才绝艳地绽放,就被周围的土地预见了衰败沉寂的未来。

我曾化用鲁迅先生的话送给我很喜欢的球星罗斯:
过去的日子已经死亡
但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见证过光荣
我对于这故事有大欢喜
大概“ 祝你有怒放时刻”是对这三个孩子最好的祝福了。


评论(7)
热度(20)

© 川又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