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又千秋

记白敬亭版乔燃:不是给生命以爱情 而是给生活以生命

我有时常常想:“这有什么意思呢?活着又有什么意思?”日子以固定的速度漫溯向前,尴尬苦痛的记忆总比快乐欢愉深刻,可再尴尬苦痛的记忆也只是海上一片涟漪,泪腺不会为落过的泪再次生产泪水。

我觉着无趣,我总想些东西,但这过程中要没有什么隽语,我连说也懒得说。别人的恶言恶语我懒得细看,别人怎么想我我不在乎,我也懒得想别人;我觉着无趣,我总想来点跌宕剧情,给生活找点二巨大疼痛巨大喜悦巨大愤慨的乐子,寻求深刻的爱恨,可我从不恨什么,连讨厌也不,爱什么比讨厌一个人更难,我也不爱;我觉着无趣,我不明白人哪来的那么多感情波动,哪来的辗转反侧,微博时间线上出现的所有对过去感情的感慨、想触碰又收回手的深情,对人际关系的在意和手足无措,对美好人物靠近结识的渴望,对被人欣赏在乎的渴望,这些都让我困惑。给别人解惑时道理讲得头头是道的人很多,到自己身上也能理清楚的大概很少,我言行一致的出奇,有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坦荡,却没有很多人都有的表达欲望,我觉着无趣,懒得说。我知道为什么我上大学之后更厌倦了,因为大学比高中多出来的所谓好处我都不爱,只心疼自己一去不返的个人空间和平平静静消磨时光的日子。

我几乎是不看爱情故事的,近几年更是绝缘,要是一本书、一部电影单讲爱情我是绝对看不下去的,因为找不到共情,故事再好人物再标致美好也不行,除非有零碎的其它什么吸引我,如《Begin again》里的音乐、《傲慢与偏见》里的集体舞、《真爱至上》里的节日温暖和父子感情。虽然生活里我惯会哄姑娘开心,情书情话想写也多的是,但写的都不是自己,爱在我这儿不是烈火,只是修辞练习。

好朋友也有那么三四五六七个,最好的也有三四个,跟朋友通话、写信、讲些心事,多是不用虚与委蛇的坦然畅快的满足,而非被需要的满足。不争吵,也不互相言语挤兑。想想觉得我的好友大多都淡然,只不过不如我这么百无聊赖罢了。

我想我是天赋异禀,与生俱来的寡淡。


最近觉着白敬亭这个小孩儿吧,难得干净,又年少老成,又爷们,有不牺牲自己的严肃幽默,够敞亮,然而我这人笃信专业技能是检验青年演员的唯一标准,翻了翻他之前的戏,被乔燃吸引,这角色足够像演员本人,温暖淡然又不无趣,我几乎不能理解故事里每个作天作地小孩儿的三观,除了他的。这个人设必定不足以让每个女性沦陷,却足够给每个女性幸福。

离别就离别,他不哭天抢地也不故作平淡。伤心就伤心,他没有倾诉欲,少年少女都觉得“好朋友之间不应该有秘密”,他却觉得有些事情没有宣之于口的必要,喜欢不是国家成立,出国也不是生离死别。爸爸去世,他舍不得忘不了,但不会把这当成什么不可触碰的伤口心魔。剧情里有太多因巧合被发现的秘密,被暴露到阳光下的隐私,每次都能引起巨大的戏剧冲突,除非这秘密是乔燃的。

送女主角79版小王子,送男三篮球鞋。女主上课他能注意到女主状态不对的同时记完笔记,再为情所困竞赛也拿了奖金,感情对他特别重要,但不是唯一重要的。

可以记住悲伤和快乐,可以对朋友家人照顾周全,可以被很多东西影响,却不会被伤害。被背叛被拒绝,他不理解,但先原谅,我觉着男主角陈寻给乔燃的伤害可能不比给女主角的少,女主角因此远走他乡,这是她生命里疼痛的过去,她要抓紧才是她,但乔燃就是乔燃,不是他过去的任何伤害让他变成乔燃的。

他喜欢女主角,女主角始终不喜欢他,他既不记恨男主角也不埋怨女主角,该关心照顾二位的他照做。只为别人变好,不为别人变坏,这就是乔燃。

男主角说“乔燃是我过命的兄弟,方茴是我要一起过一辈子的姑娘。”我不信。乔燃不说:“陈寻是我过命的兄弟,方茴是我喜欢一辈子的姑娘。”我信了。

都说“爱是不问值不值得”,可这世界上太多事情,理应被问一句值不值得。

难舍兄弟和心上人,但还是去英国陪妈妈。那么喜欢女主角,却沉默了三年。这些事情都遗憾,但这些事情都值得,所以在乔燃的生命里有不少遗憾,却没有懊悔。

也有人怪乔燃不够勇敢,可乔燃就是这样一个人,命运给他的,他会批评或褒赞,却从不徒劳的挣扎拒绝,不是认命,而是知命。



我琢磨着,乔燃之所以那么招人喜欢,不止在他真的做到从一而终,守了一份感情守了那么多年,更多的是他是个再好不过的人,聪明剔透,干净温柔。世事变改,让另外四个主角变了那么多经历了那么多,可乔燃不是,他虽然一直在主角团的故事里,主角团却始终在他的故事外面。

这种不改变,与其说是他够清醒,不如说他从一开始就够成熟,拥有完整的人格。而故事里的其他年轻人没学到这份清醒和淡然,不偏不倚,所以一路轰轰烈烈,跌跌撞撞,满身伤痕,所以成为有故事的男女同学,所以她们最后只是成人,只沾染了世故,不够成熟。而乔燃,是个履历清白没什么故事的男人,却是个顶顶好的男人。

人一生总难免磕磕绊绊,在把有些事情里伤心的感情加粗描黑之前,需得先问一句:值不值得。



评论(6)
热度(21)

© 川又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