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又千秋

写给Achlys和Valerie

加菲生快

我是一个喜欢年长的人远远多过喜欢少年的人,岁月给人的智慧,远比“聪明”一词来的亲和踏实。年轻意味着头脑发热,忽而兴奋,忽而消沉,意味着尖锐,厌烦等待,容易伤人,意味着自以为是,浅薄无知,过分的血气方刚。

我向来不喜欢少年,不喜欢模糊的光影,可是我愿意把少年感安在加菲身上,这不是说他有上述问题,恰恰相反,他一个也没有。他的少年感,来自于即使世事变迁也愿意充满善意的笃定,对未知事物探索的欲望,来自于他坚强勇敢的神情,来自于那份毫不设防的真诚。

水般清澈,玻璃般透明,玉石一样的洁白坚硬。


在我眼里,喜欢一个人,尤其是加菲这种我永远不会参与他的生活的人,我是唯一受益者。他不会因为我对他的歆羡喜爱陪我度过漫长的年岁而过得轻松一些,不会因此欣喜快活,不会得到巨额存款,也不会因此获得奥斯卡奖,除了关注他的作品,献出我杯水车薪的力量,还有就是默默祝他过得好了吧。

希望他过得好,他已经足够好了,不需要再吃一些无用的苦,不需要感受人生的尴尬和疼痛。希望他不需要试错,永远在第一时间遇到最正确的人。希望他犯错,但不在想象中后悔。

希望他所有的摔倒都不疼,能马上放声大笑。希望他能拥有最隐私的感情,掖起被角,不露分毫。希望他能享受所有极致的情绪,但不出格,希望他永远对明天抱有好感。


希望这太阳,这土地眷顾他,永远给他最干爽温柔的风,最清凉细致的雨,希望他能刚好遇见每一场流星和焰火,遇见每一朵花最美的绽放。

希望上帝多多爱重他,和我一样。

希望他这一生淋漓畅快,无需在梦里重来。


最后附一首我喜欢的临江仙:

白昼花间饮酒,深宵窗下吟诗。远方灯火笑人痴。高楼皆幻影,小雨若青丝。

大梦醒而未醒,前程知也难知。春风一夜闹桑枝。此心如野马,奔向少年时。


加菲就是我心里最好的少年时。


评论(8)
热度(34)

© 川又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