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又千秋

写给Achlys和Valerie

【评论】借抄袭与反抄袭对网络言论发表看法

当年胡适在喧哗的时代,把范仲淹的八个字拿来给自己也给青年人:“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很多年后读到它,认同。今天,我们依然不知道未来,可如果不多说说期待中的未来,就更不会知道。思考可能无用,话语也许无知,就当为依然热血有梦的人敲一两下鼓,拨三两声弦。更何况,说了也白说,但不说,白不说。

——白岩松

 

 

 

很久很久之前,在公知,文青,理客中还是好词的时候,临摹也是个好词。

我看过很多书法绘画的临摹,也知道如果不是有后人临摹,我无缘窥得如《兰亭序》等书法作品冰山一角的杰出,后来我也想学画画,想写出自己喜欢的作者诗人那样的文字。但我临摹时像模像样,自己画时却惨不忍睹,我初中写作文时,语言辞藻华丽且流畅,但我很少能说出一点像样的道理。

由此我深刻认识到,在艺术创作这件事情上,最难的就是构思,是打地基,是让自己的作品里有自己的骨骼。我从此羞于沾沾自喜。

我知道,每个作者和画手都知道,当自己的作品发在公共平台上,点赞评论多,夸奖的声音多,是一件让人太过开心的事情,这巨大的荣耀可以轻易打败那些对自己的要求,对画画的热爱,所以很多很多人,钻空子,借着非实名上网的便利,描图,抄袭,只为片刻光鲜。

描图,抄袭和临摹的确是不同的概念,但其实他们的心态是一样的。临摹照片却不标注出处甚至不标明临摹这件事,我觉得已经偏离了练习的初衷,而是有一点爱慕虚荣的嫌疑。当技巧足够纯熟,临摹对进步没有好处。

不是说临摹不好,而是目的不纯的临摹不利于个人进步。

对于描图抄袭来说,现在抄袭的成本几乎是没有,无本万利,而法律无疑疏漏颇多,减少这种现象,实在要靠网络平台上的大家。所以我觉得质疑别人描图这件事,也说不上好坏,对了是贡献,错了大家也没必要太过苛责,真诚道歉就成了。

 

 

 

 

 

 

 

我是一个商业片几乎绝缘的人,我总说我不混圈,并且毫不避讳的把自己对欧美圈的cp名或者英美剧缩写的无知展露出来,我并非为此优越,为没有圈子或者圈子小,朋友圈里的人都宽容平和,理智优秀而优越,我只是觉得我还没有混大圈子的能力。

圈子一大,难免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我不能永远保持中立和理智,我怕我一言不合就主观抹黑别人,误解别人,我怕我站错队,怕我遇见大家公认的智障时失去理智,露出我不想看到的不合时宜的自己,刀枪无眼,难免伤人。

 

我不能成为马一浮先生所说的人,我能力不够,未能切切实实识乾坤之大,耐心不足,也不能时时处处怜草木之青。但我是一个乐于推己及人的人,我希望别人把重心放在我身上,希望别人在我沮丧时能先不讲道理的站在我这边,希望有人支持我爱重我并表现的鲜明,渴望被夸奖,被肯定,被理解,年岁渐长,我不能说我不再渴望这些,可是我几乎不想他们,不再那么在乎。只是我觉得,作为一个普通人,既然我渴望了,那么也许别人也有同样的渴望,所以我开始用我渴望别人对待我的方式对待别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施于人。

很多事情往往没有绝对的对错,这个道理我们都知道,可是在网络平台这种完全不需要我们掩饰情绪的安全的地方,人们总要抛弃沉重的理智和自律,选择一个立场。而人是一种迷信自己大于迷信真理的动物,我花了这么多年才勉强承认自己的无知浅薄,却还忍不住对大部分人怀有优越感,为别人的夸赞沾沾自喜。小时候我觉得自己文章写得好,觉得自己画画ps编程什么都不错,现在回头看看,实在是惨不忍睹,而现在也有一部分的我笃信自己。人皆如此,而且一到群体中,人难免变得失去理智而略显偏狭,放大别人话语中的恶意,吝啬于分出自己的一份理解与宽容。

“和而不同”是个太好的词汇。

 

 

我跟我妈妈说,现在的公众远比以前宽容,陈老师坦荡直率,没有做什么显得人品不好的事情,却被封杀那么多年,当年他在电影里天赋的光芒还未兴起就已经熄灭,多令人扼腕,可现在有人骗炮,不做准确声明,仍然有无数人追随,他的咨询照样每日准确出现在qq的广告栏里,曾经我为姚明刘翔鸣过不平,大姚是NBA当时的第一中锋,真的真的真的很厉害,但得不到休息,被种族主义体育与民众压力拉扯着,过多的赛事毁了他的身体,而刘翔,大家不肯给英雄软弱,颓废的时机,但现在不同了,大家明显变得更宽容了。

沉默是件有风险的事情,没人能一言误国,一言兴邦,但言语的力量的确带给我们莫大的好处。我一直说中国真的不够好,但中国的确在变得越来越好,中国的女性更自由了,而这一切成果,网络有莫大功劳。有更多侮辱的妇女和儿童不必在藏在深山老林里逆来顺受,再没有慰安妇,没有女知青被凌辱的事件发生,女孩子们可以大大方方的穿着露背装,如果有人质疑就会被一大票网友抨击。很少再有一边倒的情况发生,什么事情总会有两种以上的声音,反驳与被反驳,思辨从其中得以彰显。

 

 

虽然我们面前是压感屏幕,可是链接着的,是无数萍水相逢的过路人。

我们还不够好,我们还可以更好。

还是那句话,仓廪实,知礼节,希望大家能更小心翼翼,更敢于承担责任,乐于理解他人,并形成三思后行的习惯,而非从个人情绪出发,面无表情给人定罪。

 

 

 

 

 

 

 

以中庸为准则,不妄下结论,恰当行事,理性为人。

君子慎独,自律给人自由。






理解万岁,胡适曾经说:“有容忍才有自由。”我心有戚戚。


评论(6)
热度(16)

© 川又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