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又千秋

【存稿】留侯传

(啥都不会,帮弟弟写了个剧本,在lof上存一下,无视吧。顺便谢谢洛洛提供模板)

【幕起】

旁白:颍川张良,自圯(yi二声)上受书后,研精覃思,通谋晓略,弃暗从龙。张良长于讽谏,而其主刘邦善纳,可谓良才得主,丹凤朝阳。时值秦王朝大厦将倾,狼烟遍地,英杰四起,矜伐争功,彼时大汉火种初现,光芒正盛也。

【第一幕】
地点:邳西,刘邦营帐。
人物:传令兵,刘邦,张良,守门士兵2。

旁白:张良欲投于楚假王景驹帐下,闻沛公以数千之众攻下邳西,遂来投奔。

【刘邦靠坐在椅子上】
传令兵:报——
【传令兵进,单膝跪地,手扶剑,低头】
传令兵:颍川张良求见。
【刘邦直起腰,挥手】
刘邦:快传,快传。
【传令兵起身,面对刘邦倒退三步,转身跑出,下】
【张良进】
刘邦:先生请坐。
【张良坐】
旁白:君臣初遇,畅谈天下大势,尽兴投机,遂相交莫逆。
【张良起】
张良:臣携《太公兵法》苦寻伯乐,四处碰壁久矣,今得沛公真心相待,天授明主,臣愿披肝沥胆,不离不弃。请受臣一拜。
【张良拜】
【刘邦双手扶起张良】
刘邦:子房快请起。
【张良退】
【刘邦持《太公兵法》踱步,退】

【第二幕】
地点:薛地,项梁营帐。
人物:项梁,张良,守门士兵2。

旁白:张良从沛公至薛地,会见项梁。时项梁已拥立楚怀王。

【张良,项梁互相行礼】
张良:君已立楚国后人为王,而韩国诸公子中,横阳君韩成可谓贤能,可立为王,以此挣得盟友,平衡各方。
【项梁在屋内踱步,点头】
项梁:先生高见,还望先生助我一臂之力。
张良:不敢,能成人之美,亦臣之幸也。
【张良行礼】
张良:臣退下。
【项梁回礼】
项梁:先生慢走。
【张良退】
【项梁退】

【第三幕】
地点:武关,刘邦营帐
人物:刘邦,张良,众将领,守门士兵2

旁白:张良并韩王攻秦以取韩国失地,秦辄复取之,来往数次,无所得。后沛公下韩十余城,击溃杨熊军队。后沛公与张良一起南下,攻下宛县,西入武。

【刘邦指着地图上的崤关】
一个将领:我方气势正盛,何不乘胜追击,一举破秦?
刘邦:善,明日众将领率两万兵士随我攻下崤关,可有异议?
众将领:臣无异议。
【张良拱手】
张良:臣有一言。
刘邦:子房请讲。
张良:崤关要塞占据天险,易守难攻,且秦军兵强马壮,士气充足,不可轻视,臣听说崤关守将是屠户之子,此等市侩之人可轻易动之以利,可派遣鹂食(yì,义)其(jī,机)携带贵重宝物利诱之,为吾等筹谋。希望沛公暂留军营,派先遣部队预备五万军粮,在众山头增挂旗帜,布作疑兵。
刘邦:是我考虑不周,多谢子房。
【回头对着众将领】
刘邦:就按先生说的办,你们回去吧。
众将领:臣等告退。
【刘邦握住张良的手】
刘邦:他日功成,当焚香净手,赴子房门下叩谢。
【张良后退一步,行礼】
张良:臣不敢。

旁白:秦将果投诚,欲联合刘邦军队西袭咸阳,沛公向众将领寻求计策。
【张良拱手】
张良:守将欲反耳,恐麾下兵士不从,徒增风险。不如趁其懈怠,突然攻城。
【刘邦拍手】
刘邦:子房妙计,崤关可得也。
【所有人退】
旁白:沛公于是率兵攻打秦军,大败敌兵。

【第四幕】
地点:秦宫大殿。
人物:刘邦,张良,樊哙,众文臣武将。

旁白:沛公追击败军至蓝田,再度交战,秦兵大败。沛公至咸阳,秦王子婴投降。沛公入秦宫,宫室帷帐狗马重宝妇女以千数,沛公意欲在秦宫居住。

【樊哙上前,行礼】
刘邦:哼。
【刘邦抚摸王座,不看樊哙】
樊哙:秦王朝,望沛公居安思危,切忌由俭入奢,自毁长城。
【刘邦手停住,神色变严肃】
刘邦:我麾下士兵随我拼杀至此,这万里锦绣山川,都是他们用生命鲜血换的,我若不留居此地,将秦宫重宝给他们作犒赏,岂非昏庸之主?兄弟们可还会服我?
【樊哙退,摇头】
【张良上前,行礼】
【刘邦回头站直,看张良】
张良:秦朝正因其暴虐无道,所以您才能到此,清除暴政,还天下清明。现今刚破秦都,就要大肆享乐,夜夜笙歌,易失民心,此时应以清廉朴素为本,切勿“助纣为虐”。
刘邦:子房你也这么说?
张良:俗语云“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陛下三思。
【刘邦踱步】
刘邦:众将听令。
众将领:臣在。
刘邦:集结兵士,明日还军霸上。
众将领:臣等遵命。

【第五幕】
地点:鸿门,刘邦大营(舞台左侧张良营帐,右侧沛公营帐)
人物:刘邦,张良,项伯,守门士兵4,侍从2

旁白:项羽军至鸿门,欲击沛公,项伯急驰至沛公军营,夜会张良。

【沛公坐在案前批阅公文,张良倚在榻上读兵书】
【马蹄声】
【项伯上,作勒马状,冲入张良营帐】
【张良起身相迎】
张良:项伯何故来此,怎么如此惊慌。
旁白:项伯于是将项王的计划全盘托出。
项伯:子房,项王欲击沛公!此地不可久留,快随我离开。
【张良扶住项伯手臂】
张良:吾为韩王送沛公至此,今沛公有难,我若逃走,有违忠义之道。
项伯:子房你!唉,保重。
张良:多谢项伯冒险告知,请随我来。
【张良起身整理衣冠,携项伯快步至刘邦营帐外】
张良:项伯在此稍候。
【张良进帐行礼,刘邦起身相迎】
刘邦:子房深夜来此,有何要事。
张良:项王欲击我军。
【刘邦碰倒烛台,大惊失色】
刘邦:子房如何得知,请详述。
旁白:张良于是将前因后果并项伯所言一一转述。
【刘邦踱步】
刘邦:子房,我该如何?
张良:沛公果真想背叛项王吗?
刘邦:无知小人劝我将诸侯们拒之门外,这样我就可以在秦地称王,我听从了。
张良:沛公觉得我们能打败项王吗?
【刘邦低头,默然良久,抬头】
刘邦:的确不能,如今该怎么办?
张良:请沛公一定要会见项伯。
刘邦:快请。
【项伯入帐】
【侍从上,摆酒席,站立两侧】
旁白:沛公置酒席,与项伯张良共饮,席间沛公向沛公敬酒祝福,并结下姻亲,至此主宾共乐,杯盘狼藉。沛公请项伯告诉项羽自己不敢背叛,之所以封锁函谷关,是不行让他人的入侵有可乘之机。
【众人起身,刘邦拱手相送,项伯去】
【项伯走到舞台角落,上马状,离去】
【马蹄声远去】
旁白:历史上风云诡谲,危机四伏的鸿门宴,终于埋下了伏笔。
【众人下,留刘邦】
【刘邦负手,仰天叹气】
刘邦:谈及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

旁白:张良追随刘邦攻城略地,屡立奇功。若无留侯之韬略,亦无日后大汉之盛兴,但此刻,楚汉争霸苗头初现,江山雄图刚刚拉开。

【谢幕】

评论
热度(2)

© 川又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