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又千秋

【也谈性别歧视】当我们在讨论攻受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

 

曾经读过一篇火影同人,我评论说我觉得这篇里鸣人像个女人,然后有人批评我性别歧视,我实际上想表达的意思是:“我觉得这里的鸣人像三流言情小说里的女主角。”我想我不是歧视女性,我是蔑视三流言情小说写手。

 

现在这个时代,给女性套上锁链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女性不再被固定的三从四德女训教训和束缚,但力量的相对弱小仍然存在,我想这应该不算歧视,而是算一种生理特征吧。

 

当你用t,p,攻,受去区分一对情侣关系中的两个人,有太太说这是用性关系来称呼别人,有侮辱意味,但我觉得,你在说这些词的时候,语气说是区分体位,不如说在区分男女,可能受更需要保护一点,更有女性特质一点,攻更阳刚一点之类的(大部分情况下),但实际上在现实中这样的区隔肯定更明显。

 

我很看不惯那些小鸟依人的男人,那些文章里男人妩媚,撒娇的行为和特征,可能会有太太说我歧视女性,因为我此时想的是“哇,这样像个女人一样”。但实际并非如此,因为一个女人做同样的事情我不会厌恶,而是觉得可爱而顺理成章,所以我想这大概是歧视男性,不允许他做出一些所谓模糊性别界限的事情,大概也是我对男女的一种封建传统的观念吧。在我眼里,女人可以做的事情比男人可以做的事情多得多。

 

说到这我也想不明白了,我想抛弃传统观念,但让我承认一个男人妩媚是正常现象实在难以接受,我还是觉男人该像个男人,可这似乎又意味着女性该处于弱势地位。

 

也许我们应该把某些特质当做群体的普遍特征,但完全接受有不同的表征,此时我把文章中对性别特征的模糊看做对“同性恋”一词的曲解,看成一种伪自由,而那些现实存在的,已经模糊过的情侣们,我包容理解,尽量摘下有色眼镜,也许更合理。

 

也许成熟的看待攻受的问题的态度是:这不代表什么,他们想怎么谈恋爱就怎么谈恋爱。

 



我知道有些姑娘会说:“我只是日常看文而已为什么要想这些啊?”我不是在倡导什么呼吁什么,只是表达一下个人想法而已,可能会有人觉得我敏感玻璃心,但仓廪实,知礼节,衣食足,知荣辱,讨论这些问题,从不嫌早。

希望我们遇到同性爱人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区分攻受。


评论(1)
热度(9)

© 川又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