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又千秋

写给Achlys和Valerie

【JD】争锋


*患得患失的小天使Jack和以为自己能当攻却不及年轻人身强力壮的Daniel彼此试探的故事


“这合适吗”,Henley边加快脚步边问走在前面等待的Merritt,“我是说,他一定能发现。”

“好问题,虽然你已经问过九遍了”,Merritt四处看看,然后转身向新根据地走去“我们当然没办法做到天衣无缝,但我们至少可以让他失去掌控全局的能力,那对于Daniel来说简直是灾难,不是吗。”

Merritt把钥匙插进锁孔里,“而且我们至少要为小Jack争一个平等的地位,甚至是高地。”

“好像这就能让你的目的不那么明显一样。”Henley有些不耐烦的拨了拨头发,小声咕哝。

“没错,我就是想让美人Danny处下风,这次如果能成,就算维持不了一辈子,至少也有三年。”

啪嗒,门开了。


Daniel左手揉着右边依旧淤青的手腕(M说D每次担心这个自己不能参与的行动的时候就会这么做,以炫耀自己对任务的重要性),挑眉道“是什么让两个四肢健全的成年魔术师用了半分钟来打开一扇已经打开过不下十五次的门?被逃出生天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嗯?”

Merritt在开门前就已经把表情转换成疲惫模式,会读心的魔术师一向擅长这个,他挡住身后的Henley,“得了,拖车接驳器出了问题,年头太久生锈卡住了”,他故意顿了顿,看到对面人微微拔高了身体之后继续说,“但有惊无险的是Jack成功逃出来了,四点之前他会来这儿的。”闪身进了屋。

在这之前Henley也问过为什么不直接骗Daniel说Jack死了,Merritt告诉她,像D这种控制狂,总是喜欢自己判断事情的结果,你越是告诉他死了,他越是探究和怀疑,你告诉他一切顺利却不把人给他,他越容易担心多想。



钟表上的时间是4:15。

Daniel嘭的一声推开自己房间的门走出来,左手松松的圈着右手手腕,居高临下的对着Merritt。

“我是否可以怀疑,在你双手失去魔力之后连你的眼睛也出了问题,或者说,干脆是你这属于巨怪的脑袋出了问题,做什么都忘记提前验证一遍安全性了?”

任谁都知道Daniel急了,他以前也习惯语速飞快的数落别人,但用词总是文雅的挑不出一点错,但今天他说了“巨怪”这个词。

Henley过来打圆场:“别紧张Daniel,也许Jack遇到了麻烦也说不定,你要相信他。”

“我没紧张。”Daniel转身回房,用更大的声音把门摔上。

Merritt抬起头,冲Henley挑了挑左边眉毛。



第二天Jack依旧没有出现。

Henley把一杯咖啡递给Daniel。

Daniel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看向低头看报纸的Merritt,“你在心虚,我现在定位不到Jack,我是说,你当时真的确认Jack安全逃出了?”他把安全这个单词咬的格外重。

“哦,大魔术师,你如此在意他。”Merritt不抬头。

“我们现在做的是讨论他的死活,而不是我在不在乎他这种无关痛痒的问题!”

“哇,你居然如此直率,勇气可嘉”,Merritt叠起报纸,目光转向“你没发现你手里的咖啡加糖了?而你居然喝下去半杯。”

Merritt给Daniel看手上的通讯器,是Jack在今早八点发来的,内容是:一切正常,按计划行事。

Daniel挑眉。

Merritt挑嘴角。

“去看看你的衣柜。”

Daniel用比平日慢一些的速度走回房间,接着又飞速走回,把一张扑克牌插到Merritt两腿间。
一张红心J。

Merritt眉峰聚拢,双唇紧抿。


两个月过去,Daniel自信于自己对Jack以及两个队友的了解,他觉得Jack是假失踪了一次给他看,虽然有些事他还想不明白,但可以确定的是,无聊他如何笃定,却还是迫切的需要Jack出现在他面前。
证明给他看。

他烦躁的把杂志扔到桌上。得了,他想,这无意义的拉锯战。

这两个月他跟Merritt和Henley说了不下七十遍“停止你们那可笑的小把戏”,而两人仍摆出一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样子,却又心安理得的不去寻找Jack的踪迹。

他自己去找过,一无所获,这更证实他的猜测。




十一点,Daniel躺在床上三小时后,睡着。

他睡觉一向很轻,朦朦胧胧之间觉得什么东西缠了上来,那人没有全压住他,身体的温度让人安心。

Daniel睁开眼看Jack,“我是做梦了?”他无法想象平时的Jack做这种半夜爬上他的床的事情,但梦到Jack自荐枕席也不是很开心——这也许证明了他的渴望。

Jack不说话,低头吻上他的唇。Daniel脑袋里轰的一声,然后果决的放弃抵抗,感受身上人一双薄唇美妙的弧度。

Jack耳朵已经从耳尖红到耳根,他觉得Daniel的嘴唇又软又甜,跟他犀利刻薄的话语完全相反,他拿唇舌描绘对方嘴唇的轮廓。

这个吻安静的开始,安静的进行,安静的结束,却让Daniel微红了眼眶。

Jack睁开眼,直直的看进Daniel的眼睛,那蓝色中带有不属于纽约的雾气。

Daniel恍然,这不是梦。

Daniel觉得现在事情有种失去掌握的危险,于是他突然伸手,解开Jack皮衣里衬衫的纽扣,用指甲刮了刮对方左肩上的一片擦伤。

“这么拙劣的设计骗我,是为了什么呢?小Jack。”

为了什么?Jack无奈的舔了舔嘴唇,为了证明你在乎。虽然这段时间Merritt总说Daniel在乎他在乎的不得了,可他却来不及欣喜,只会手足无措的摸着一对蓝宝石袖扣——Daniel给他的成人礼。

“我玩牌玩的算好,却不会赌,小偷小摸过,但离毒品远远的”Jack用叹气一样的声音趴在Daniel耳边说,“直到我遇见了你。”

Daniel真的叹了口气,“你的情话并不高明,哪有把追求对象比作毒品的?”

这两个月不是毫无用处,Daniel终于不情愿的认清了自己的心。

“是我的错”,Jack把头几乎埋到Daniel短袖的领口里,“你远比精制的冰毒更让人上瘾,我只要看过一次你的眼睛,就再也无法从中逃出。”

“你油嘴滑舌的像在追求一个风流成性的火辣姑娘。”他拍拍Jack,“起来。”

“如果我真的死了呢”,Jack不动。

“你没有,也不会,不要做这些奇怪的假设。”

按理说这种温柔无奈的语调和不计前嫌的态度已足够满足Jack的渴望。但Merritt不这么认为,他说“你不想让他依靠你并低下他那高傲的头吗?”的时候,Jack承认,自己的确心动了。



Daniel浑身僵硬,此时他握着匕首的手正被Jack攥在手里,刀尖指着Jack的心脏。他再次意识到年轻的好处,Jack不仅身体灵活,力气也大,他们现在是侧躺着,Daniel的两条腿被Jack的牢牢夹住,一只手被摁在身后。

“你真是疯了,曼妙的女人做这种事我都不会容忍!你以为——”

“那我呢?”

Daniel奋力抽手,却被束缚的紧紧的,眼睁睁看着刀尖一毫米一毫米的移向Jack的皮肤。

“好了你赢了!我在乎你!我想泡你!想扒开你的裤子进入你的身体,想让你这辈子眼里只有我一个!”他眼眶更红,好奇和占有欲是一切的开端。

于是Jack利落的把匕首入鞘扔下床,迅速的脱下怀里人的短袖和裤子,同时献上自己的吻。

Daniel微微抗拒,但他在心里说服自己,“得了,他是个孩子,只是想证明你在乎,你说了又怎么样呢,他已经用生命证明了你在他心里的地位,你还要什么呢。”

然后他听到Jack的声音。

“我爱你。”

Daniel再次感叹年轻的好处,他被轻松制服,被摸的浑身发软,最后被干的服服帖帖。



Jack看着怀里熟睡的人,揉了揉他早已痊愈的右手腕:

不需要你为爱低头,希望你永不低头。

即使走得再远,我依然在你身边。

我曾经以为我不在你眼中,但现在,

我绝对不退出了。






天际又浸透了青蓝。

钟楼上的鸽子也已飞远。

又是新的一天。

评论(18)
热度(167)

© 川又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