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野自由

把所有停不下的言语变成秘密
关上了门

关于《雪落香杉树》的一些感想



(有剧透)(大量)

我看书的时候心境一般比较平和,又不大有仪式感,所以不经常写感想,只能说负面情绪是第一生产力,上上次写感想是因为东野,上次差点写感想是看了《远山淡影》,这次写感想是因为对书中人物初枝的厌烦。

以下仅个人看法。


一、关于本书的三个主要人物。

1.首先就是初枝了,前半本书还好,后半本书真的是越来越讨厌,概括下来她就是一个非常自我、努力维持端庄但是一遇到大事情就会失去理智方寸大乱的人,是那种完全意识不到其他人也有灵魂的人。除了命运弄人,梅尔的悲剧有至少百分之七十是她造成的。

少年时代的她,在和梅尔(对男主人公名字的简称)的恋情中完全是索取方,非常被动的享受着这份甜蜜自然的年少心动和英俊少年对于自己彻彻底底的沉迷。不管是很小的时候默认梅尔吻她,还是在十几岁梅尔亲吻她时候完全不表态,然后避开梅尔,要梅尔三番五次去找她,最后又说自己不厌恶亲吻然后确认了关系。有了族群差别做借口,她心安理得的一边和梅尔幽会、和他做亲密的事情,一边在公共场合对他十分冷漠假装不认识,最后她们族群被迫离开的时候,她母亲收到信怒骂她,她表示十分后悔,并且说她对梅尔的感情不是爱,并很快和对她有意的天道结婚了。在新婚之夜她想到了和梅尔的吻,并解释“因为所以浪漫时刻都会莫名其妙地纠缠在一起——尽管有些已经远逝了”。

战争结束又回到曾经的岛屿,梅尔在和日本的战争中失去了战友和自己的一个手臂,她在自己丈夫被审判的法庭上遇见旁听的梅尔说了四个走开,她对梅尔非常冷漠,甚至可以说态度恶劣,尽管她狠狠伤害了他,让他的人生蒙上了不幸的阴影,但还是怪他自己不够努力,没有向前看。

当她丈夫即将被定罪,她对梅尔抱怨,与其说是哀求不如说是命令,要求他为他丈夫平反,尽管作为记者,梅尔本该如实转述庭审过程。

梅尔想向她要一个拥抱,想拥抱自己过去的痕迹,和他们道别,被拒绝,但是梅尔找出为她丈夫翻案的证据的时候她又亲了梅尔的面颊。

我实在是太讨厌这个女人了,尽管我猜测塑造这么讨厌的人物并非作者本意,而且在冰雪和香杉这样温柔安静的氛围下所有人事物都离读者很远,所以大家只是当故事看,并没有在意在这些叙述中初枝做的事情都具体性质,她只是用来推动部分剧情的,但她还是出众的讨厌。里面很多人做过错事,但有些人是因为本身性格恶劣,有些人是当时当地不可避免的情绪化,只有她,一边做着非常过分、对别人伤害很深的事情,一边好整以暇过着自己的生活,仿佛这一切都是别人不够坚强,她只有日本人的外表,精神核心却是缺失信仰的、轻浮的,尽管她姿态端庄,学习过大家闺秀该学习的东西,尽管她劳动麻利,采草莓效率很高,尽管她外表秀美,姿态翩跹。在面对天道的战争创伤,她表面上牺牲自我,努力聆听,但却在内心抱怨,渐渐不耐烦,她说爱谁就爱谁,实际上她谁也不爱,她只是在寻求当时当地最舒服的生活状态,不在意别人死活,在白人族群和一个英俊少年偷偷恋爱,在被驱逐后找一个正直又能打的可靠老人的孩子结婚生子,并欺骗丈夫自己连初吻还在,实际上和梅尔已经全垒打了。她始终沉默无表情,此外就是激动,不论是在法庭上方寸大乱还是对梅尔颐指气使。

2.天道遭受过战争创伤,他是美籍,在战场上努力拼杀,可是他的灵魂终究太过无聊,关于这些对他们族群有偏见的人,他对他们也有偏见。尽管老律师那么努力为他辩护,可是他还是撒谎沉默,没有说出事实,可是庭审十分严谨,那些他没说出或者掩饰的故事变成物证出现,给他添了大麻烦,而他的闭口不谈也让自己的嫌疑飙升。他认为这些白人对他有偏见,不会好好给他辩护,所以他以愤怒和沉默冷硬地拒绝一切帮助。

他不给别人添麻烦,但是也从不考虑别人,这么说也许不严谨,死于他手下的德军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创伤,但是相比起卡尔对他的欣赏,对曾经岁月的看重,他的感情不可谓不淡漠。包括卡尔死前明明和他见过,他却没想过主动提供帮助,直到公诉人认为他有嫌疑来搜查他。如果不是梅尔的善良正直,如果不是陪审团有一个人死咬住疑点不放,他蒙冤入狱几成定局。

他和死者卡尔某种程度上很相似,他们都想在草莓田里生活,有自己的执着,是沉默可靠的男人。可是卡尔他不是自我的,他够善良,尽管母亲有些刻薄,但他还是保持着自己的价值观,他欣赏天道,愿意把地低价卖给他,这都是对陌生人的善意。

3.梅尔是个很正常很阳光的好人,他有自己的价值体系,他曾经很像他父亲,为了真相毫不迟疑地努力前进,坚守正义公理,可是战争的创伤让他不太喜欢日本人,他为初枝难受了无数个日夜,也颓废过,至今也了无生趣,在我看来他是一个最没做错过事情的人,可是却在战争里失去手臂,被初恋毫不犹豫的抛弃,而且还说没爱过他,并以他是正人君子威胁他向前看,他了无生趣了很久,与其说他是怀念爱人、一直无法放下和释怀,不如说是经历过所有战友都牺牲,见过流血漂橹的海洋后怀念曾经一起挖过象拔蚌的沙滩,干干净净的阳光和充满香杉气息的潮湿的树洞,怀念最大难题是爱情的明媚曾经,他回避天道的审判,找到证据之后藏了一天,他知道自己终究会交出去,可是他还是迷茫,不知道怎么做,为了过去和伤口。他说的很对,当局者大多知道理智的做法为何,只是很难果断迈出那一步。

面对有战争创伤的亲人,梅尔母亲的做法比初枝好的多得多,她努力去理解他,不和他起冲突,用自己阳光平和充实的生活方式努力影响他,并为他祈祷。

梅尔帮天道翻案,也终于和过去作别了,希望他有个好的未来吧。


二、关于作者视角和人种歧视

其实在我看来,在作者叙述的那个时间段,也就是战后,那些偏见与其说是歧视,不如说是仇恨,但拿到现在来说人种歧视的问题我也能勉强接受,取法乎上吧,作者虽然有些天真烂漫,但还好这些人物还挺立体的,作者的影子不是很重。


三、关于这本书

其实这本书还是挺好看的,文笔细腻,写景色让人身临其境,极尽浪漫温柔,然而确实有点太缓慢,故事算简单,甚至算不上悬疑推理,但那些温柔的细节似乎没什么作用,于是这本书就显得战线过长了,前半本节奏有些慢,文笔还是挺好的。其实我不讨厌节奏慢,但一定要至少下一场暴雨。

咋说,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当王尔德,而且道林格雷也没有三百七十多页。


最后,总之就是,无论如何不要放弃追求公平,无论遭受不公对待的人有多烦人。

以上仅个人看法。


文字是很好的,翻译的很棒,贴几段。


“我说这些是因为作为一个老人,我更倾向从死亡的角度去思考事情,我就像一个从火星来的旅行者,惊讶的看着发生在这里的一切。我看到的是人类代代相传的弱点,我一再的看到这不变的令人难过的人性的弱点。我们怨恨彼此;我们是非理性恐惧的受害者。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我们看不到有改变这一点的可能性。我只是想说,面对这样的世界,你只能依靠自己。你们只有这个必须做出的决定,你们每个人,各自。你会增长那不公正合谋的冷漠力量,还是会全力抗拒这无休止的循环,做一个真正的人?以上帝的名义,以人性的名义,履行你们作为陪审员的职责。


“四扇高窄的铅格玻璃拱形窗透出一派十二月的暗昧天光。一阵海风扬起雪花击打在窗玻璃上,融化的雪水流向窗扉。法院之外,友睦港小城沿着海岸线铺展。散布小镇的几座山头上,几栋久经风雨,衰朽不堪的维多利亚式宅邸在风雪中隐现,它们是一个逝去的大航海时代乐观精神的遗迹。更远处,香杉树交织出一片寂寂青黛。青杉覆盖的山丘清晰的轮廓在大雪中变得模糊。海风裹挟着雪花吹向内陆,扑向芬芳的杉树。在最高的树枝上,雪花开始堆积,温柔而又无休止。


“枪声在友睦港的群山之中回荡,天道想起他今年错过的那些:满树金黄和火红的桦木和桤木,槭树的锈色秋妆,十月头层林尽染的红与褐的缤纷诸色,苹果酒、南瓜、一筐筐鲜嫩的节瓜。一夜的渔猎之后在朦胧静谧的晨光中拖脚踏上走廊时闻到的枯叶的气息,以及香杉树充满生机的芬芳。脚下踩过树叶时发出的密率之声,雨后被碾为泥土的落叶。他错过了秋雨。 雨水顺着他背脊的突起流下,又与他头发中的海雾混合,他本来不知道到他错过了这些。


“圣佩佐岛处处笼罩着肃杀之气,还有种紧张的期待。既然十二月风暴拉开了序幕,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这些岛民的家也许很快会被洪流淹没,海边小木屋会只剩斜顶露在外面,大点的房子也只看得到上层。风刮得厉害的话或许还会断电,让他们陷人黑暗。卫生间马桶冲不了,井里的水泵抽不上水来,他们将凑在火炉和灯笼旁过日子。但另一方面,暴风雪也可能意味着短暂的放松,一个快乐的冬季假期。学校停课,道路封阻,没人需要工作。家人可以吃一顿丰 盛的晚早餐,然后穿上雪天的衣服出门,心知有个温暖舒适的家在等他们回来。烟从烟囱里盘旋升起;傍晚时分屋里亮起灯。歪扭的雪人如哨兵一样立在院中。食物充足,万事无虞。

评论
热度(2)

© 入野自由 | Powered by LOFTER